吧唧的第六个李子

诗句坠入灵魂 露珠落于野草.

生性不羁 天生反骨 混沌极致.


票票/江曼笙

欧美/漫威/HP

塞包/抖森/RDJ


关注请谨慎

不是好人 相当暴躁

“纽约不近人情,喜欢撕碎人们做了几年的美梦,再将碎片洒下,人们拥着这美梦的碎片入眠。”

“抱着碎片,苟活于世上。”

#占tag致歉

心心念念的384fo终于满了!!

点文

评论区留一句自己喜欢的话/梗+角色

角色仅限漫威/HP 可点CP

点文截止时间为12月12日11:00PM

车的话...点了我私发给你,,毕竟我还是怂。
最近的糖都不怎么甜刀子也都是钝刀...
文章会尽量避免意识流。

评论里我选两篇来写 具体完工日期不清楚...毕竟我每天都得十一点才回家..哭辽..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给我的文的小心心和蓝手手 谢谢喜欢我的人给我的鼓励和支持 谢谢大家对我的喜欢  /90°鞠躬

票票要快乐复健了!

都他妈看开点!!看见那个佩姬的指南针了吗!时间倒转八成稳了,铁人爸爸的主角定律,应该不会死!化成灰的人八成要回来!看见小叽居的投像了吗!

我不管 正片不出我是不会信预告片半分半毫的。


这不是他该有的结局。


【吧唧×你】All I Ask

    - 第一人称

    - 七年之痒

    - 依旧文笔渣 OOC预警 3k+预警


BGM_《All I Ask》-Adele






“还能做什么呢,我连伤感都是奢侈的。”

七年太长,长到我以为我要到迟暮之时才能度过七年。

七年太短了,短到孤独寂寞生活那么久,心里的人从来没有变过。





01

他婚礼上的誓词似乎不复存在了。

我记得婚礼上盛满彩沙的玻璃瓶里装着一对戒指,他笨拙地把对戒倒出,抹去戒指上剩余的沙粒,眼里饱含
深情。

漂亮的白纱裙自那以后就被挂在衣橱里,再也未动过。

我还记得他拉起我的手,伴着乐声和着烛光,一步一步慢慢转着圈,我靠在他的肩膀上,他冰冷的铁手臂在那个时候似乎重燃一丝温度。

他那时还喜欢从背后抱住我,在我耳边用着最轻的声音念着我喜欢的诗篇,而我则喜欢睡前趴在他怀里,哼着一支一支他喜欢的歌。


02

我从来都没有去过冰岛,听说那里就像童话故事里的场景那样美丽。

这是在他出任务时我无意间看到的,图片上绸带一样的极光在空中留下绿色的痕迹,蓝的彻底的天空似乎就印在我心里,一直没有忘掉。

他出任务回来的晚上,总是被仍然遗留硝烟味缠绕,一些微小的伤口也早被凝固的血液覆盖住。棉花滴着一滴酒精,落在一个个伤口上。硝烟味也渐渐缠上我的肢体。

“我刚结束任务就赶过来了,身上子弹的味道还是很浓,抱歉。”我用手指顺了顺他的头发,带着笑容在他的唇角落下一吻,以示我的不在乎。

我总会等待着他在浴室里洗净汗水,只剩一丝疲惫以一个吻开始我们之间的疯狂或者是紧紧相拥而眠。


03

云朵像是被扯开的棉花,像是破碎的瓷片那样挂在空中。我站在冷风中,缩了缩脖子,放下了手里的一大袋菜,看着双手被勒出红印的地方稍微恢复,又继续拎起那一袋菜,向前走去。

“这是他去出任务的第三个晚上…”

我开始写日记了,我过去总是喜欢把琐碎的事件分享给他听,可是他现在越来越忙。

马上就是我和他结婚的第五个纪念日。

我躺在床上想着过去的每一个结婚纪念日,很快我便和着衣服睡着了。

落在额头的吻将我弄醒,刺人的胡茬弄得我咯咯笑
着。


04

第一个结婚纪念日,他带着我伴着醉意慢慢走在凌晨一点的曼哈顿中城的街上,街边便利店的店牌仍然亮
着,摇摇欲坠地挂在店铺门口。

第二个结婚纪念日,他放着黑胶唱片,牵起我的手,在微弱的烛光下跳着一支舞,烛光照在他的面庞,轮廓更加分明,他的眼里全是温柔,眼里的温柔让我深陷其中。

第三个结婚纪念日,他把烂醉如泥的我放在床上,一边听着我胡乱的叫着“巴基巴恩斯,我爱你”,一边帮我用热毛巾擦去额头的汗,我在睡梦里昏昏沉沉,迷迷糊糊听见了他在我耳畔轻声说着:“我也爱你。”

第四个结婚纪念日,我坐在他的摩托车上,他载着我去看了城中央的烟花,那是他花好久准备的惊喜。摩托车的轰鸣声盖过了我轻声说的“我爱你”。

第五个结婚纪念日,我们碰着红酒杯,谈着我们的过去,现在和将来,他的手臂有力地环住我,在我的耳根轻吻着。

这是第六个结婚纪念日,他第一次缺席。挂断的电话那一头是他的略微不耐烦,电话这头是我的惊愕与失望。

“是的是的,我知道是结婚纪念日,可是这很重要吗,我有任务要执行,过会儿再说。”

“可是你…”话还没说出口,他就已经挂断电话,听筒里传来“嘟…嘟…嘟…”的声音。

“可是你已经快半个月没回家了。”我小声地补完我想说的话,可是他怎么也听不见。


05

他或许已经对这个小到只能容纳两个人正常生活的小公寓有反感了吧。

“搬出去吧,这里太小太旧太破了。”他用着毫无感情的声音给着我建议,眼里剩下的冷漠让我感到陌生。

他早已搬出了这个小小的公寓,搬进了属于他的世界的复仇者基地。

“我还想呆在这里,这是我们花我们自己的钱买的唯一一套房子。”

“那你就继续住着吧。”他转身带起了门,头也不回地走了。

门内是默默落下泪的我,门外是头也不回为了赶上和情人约会的他。

手机上是娜塔莎的好心提醒,传来的图片上是巴基和金发的性感女孩子热烈地拥吻。


06

他最后一次来到这又小又旧的公寓是带着他的情人来的,金发女郎抱着手臂站在门外毫不遮掩的露出嫌弃的表情看着屋内的破旧不堪。

这一次他提出了离婚。

“巴基,可是…”我结巴地说着,我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强求什么。

“我已经不需要你了。”他大手一挥,眼里只剩下了厌恶。我空洞地望着他,充斥着无助的双眼挤出了泪。

“可是,我还是你的爱人…”我的声音越说越小,小到声音最后藏在我的泪里消失了。

“离婚。”他皱着眉头看了看我,吐出两个字。他的情人甚至连门都不愿意踏入,站在门口看着我发疯似的找出微微折角的结婚证,像疯子般准备撕掉。

他猛地推开我,夺走了我手中的结婚证,而我被他狠狠推倒在地。他想张口说些什么,却又缓缓闭起了嘴,冷眼看了看我,把两本结婚证放进口袋。

“离婚协议书我过几天寄给你。”

我坐在地板上,想哭却没有眼泪流下。或许是哭得太多了吧,连我的眼泪都不愿意同情我自己了。


07

我签了那张令我心碎的离婚协议,在他把我推倒的三天后。

我收拾好了东西,七年来第一次准备搬出我这个又破又旧的小公寓,七年来我第一次这么疯狂。

地球的这一边湛蓝的天空被夕阳的一抹红所渲染,地球的另一边黑夜被带着雾的黎明撕碎。站在街头看着曼哈顿街头上一对一对情侣走过 ,脸上的笑容足以证明他们有多么快乐和幸福。

我取出我所有的积蓄,向朋友借了不多的一笔钱,准备动身去欧洲。是的,我甚至都没有脸可以回家。

我在飞机上整整一夜无眠,看着飞机掠过海面,看见灯塔在夜晚墨黑的海里闪耀着它微弱的灯光,飞机上安静极了。


08

我用着数目不大的一笔钱环游欧洲,我想着至少能够让我忘记我这失败的爱情。

我见过情侣在巴黎街头深情求婚,磕巴的台词从男孩子嘴里说出;我看着情侣拉着手慢慢走在意大利街头,嘴里念着迷人的情话,爱人被逗得红了耳根;我喜欢看一对热恋的情侣在西班牙广场跳着探戈,深情的对视和默契的配合编织着这性感的舞蹈。

他们都笑着,我也笑着。

他们都仍在笑着,而我却哭了。

我留在了冰岛,那是我最后去的国家。我仍然喜欢冬季的冰岛,极光和图片上的略有相似。

绿色的绸带划过天空,划过心房。

整整三年,我在冰岛呆了整整三年。没钱就去打工赚钱,租了一间在街边的比原来更小的公寓,又旧又破,却能在阳台上清楚看见天空中的极光和街上人们的一举一动。


09

“真美。”他的声音我再熟悉不过。

“你最后还是决定来找我了是吗,准备请我参加你们的订婚宴还是婚礼,”我顿了顿,转过身看着他:“再或者是你们的儿子一周岁生日宴?”

他正欲张口却又摇摇头,硬生生咽了回去。

我看着他笑了笑,笑里全是苦涩与失望。

“公寓被回收了,有租客来看过了,我想留着。”他声音听起来如此陌生,语调略有一丝僵硬。

“留着有有什么用呢,反正你也不愿意住。”我苦笑着,泪水顺着眼角滴下,我的声音再一次小到藏在泪里消失了。

“你喜欢冰岛,我来过许多次了,可…一次都没遇上你。”他低着头,犯错的男孩红了耳根,他看起来只剩歉意,说话开始磕巴。

“所以遇不到我是我的错对吗。”

“我很抱歉…”他除了道歉再也做不了别的了。

我们面对面的站着,一时不说一句话,我静静看着夕阳藏进云彩里,染上了墨色。

他像个做错事来认错的小孩子,愣在原地惊愕的看着我挥了挥手:“今天就这样吧,明天再说。”

“可是…”他似乎有些急,伸出手抓住了我。

“记得吗,你原来也是这样对待我的。”我无力的笑了笑,内心的空洞和麻木在这一刻被我完全察觉。

他站在原地,看着我疲惫地穿着高跟鞋向那小小的公寓走去。


10

我晕了头脑,答应了和他一起散步。

“你走了之后,我很难受。”他带着歉意慢慢吐出这几个字。“难受什么,难受你没有对象可以炫耀你和那个连我公寓房门都嫌弃踏入的女孩子的爱情吗。”我脱口而出的尖酸刻薄让他愣住。

“我很抱歉…你来到冰岛之后,我从未如此愧疚。”他看了看我,对上了我的目光,却又缓缓挪开。

“三年半,我很抱歉我让你心痛了三年半。”他似乎察觉到我的一丝不耐烦。

“是四年半。”我摇了摇头,转过身想回避他的目光。

“对不起…”

“你已经说了数十次对不起,”我红着眼眶转过身看着他:“街上的情侣在一起接吻,我想到的是你,而你却从不知道我还依旧这样爱着你。”

“我们本不该那样。”我看着他的眼睛,淡淡一笑。

他从衣兜里掏出我们结婚时的戒指慢慢摸了摸。他带着一丝犹豫,又掏出了一个小小的盒子,慢慢打开了它,盒子里是新的一只戒指:

“如果你允许,我想再娶你一次,这次没有其他誓言,我爱你。”

启唇似乎已经不必,我的泪再一次打湿睫毛,顺着脸颊缓缓落下,随着我微微的点头又掉下来落入衣物里。





“This is la vie rose.”






自己的一时爽文 过于渣废 请原谅。

记梗

太太们想写随意拿去
毕竟我的文笔支撑不起我的脑洞

漫威乙女

囤着等有空试着写



1.《I Love My Lawyer》   



       律师先生×痴情小姐    

       他的英俊面容,像是裱着精致装饰的画作,花束淡淡散发着幽香,他就是行走的荷尔蒙,让我神魂颠倒。 



2.《What A Heavenly Way To Die》 



        他只是我生命中的过客罢了,繁星陨落,划过天际,时间短暂。

        天长地久有时尽,你我相爱无绝期。

        分久必合就是笑话。

        “我们最终还是输给了隔阂对吗?”

        “不,我们是输在了依旧深爱着彼此。”



3.《Sweetener》-团宠



         他们都说爱我。

         我喜欢我们都在一起。

         我觉得和他们在一起,比吃上奶糖还开心。











有待添加

写手二十题.

没想到这个仙女@Dawn·Parker 居然会点我这个小透明!在线感动!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我的笔名和圈名是一个啦x

票票/江曼笙  江曼笙这个名字不常用,自己偶然有一天翻字典看到这两个字的注释,觉得念起来有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桀骜不驯(???)比较喜欢然后就瞎组在一起了。 票票的话是以前朋友叫惯了我就没改的x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开始写作的话是7月份中考结束吧,在这之前都是写诗x

引发我继续写的动机....大概就是我喜欢这件事吧..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他人又有什么看法?

自己的文风吗....幼儿园文笔没啥文风,自己觉得挺幼稚的x

别人不知道怎么想的..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落差大吗?请具体说说?

早期就是没有文笔的甜饼,现在还是没有文笔的甜饼。

只是开始有意识的提升自己的文笔了x

05. 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都还好,最喜欢那种透着叛逆的味道的文章或者是丧丧的文章x

06. 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写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笔杆要爆炸了)

啥都不擅长写,,不过一般我都提笔就是无脑甜饼和车车的话我就自己存着自己嫖x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最不擅长写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不瞒您说,我真的怕写考场作文和MUN的各种PP, WP, DR.....脑壳炸了都还不知道怎么写的x

但是我还是最爱MUN!

08. 你写一篇小说/文章需要多长时间?

假期里大概是构思两三个小时,码字一个多小时x

现在开始上学了就会拖很久,,一般写诗就一个小时,,写文就好几天8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铁定要写的就构思两三个小时,不确定要写的大概会更久...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什么困扰?

创作的特别习惯的话...就是自己一定要先进入状态吧,,不进入的话我自己写文会写的很难受x

11. 是写字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都有,,部分写的好的文章我全是手写,喜欢用PILOT的笔。

手机码字一般用石墨或者是墨者。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没有...偶尔会有,是把大纲写下来,因为记性不好怕忘了要写啥x

落差的话不太大,,但是和预期成品的样子差别很大x

13. 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题材的话,,喜欢写刀子...只是一直没发过..甜饼的话就是用来嫖的x

还喜欢坏坏的姑娘的设定,喜欢那种桀骜不驯天生反骨的姑娘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太太的话有好多..作家的话喜欢司汤达,莎士比亚,于丹,张爱玲等等

有影响的话我还是现在这样的渣文笔吗x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职业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没有....承受不起催稿和发际线的摧残x

16. 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吗?

没有吧...毕竟我写的时间也不长..

唯一印象深刻的就是写D先生那篇,写这篇之前突然病发,写的那一天晚上真的很难受x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喜欢,当然喜欢!我没事就写,虽然写的大部分大家都看不到x

18. 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乙女的话我最喜欢The Greatest Liar还有一篇吧唧的,只是一直没有发出来。

不过我最满意的还是自己写的诗..

我懒不放片段了..扩列的话空间就有几首x(搓手)

19. 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不喜欢特别不喜欢

能够有华丽的辞藻,能够把握好人物性格

写出淋漓尽致的感情,能够细腻刻画人物,而不是有意多添几笔描写..

20. 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顾欢啊亲  @未知错误404  @Marina欧  @八小呤  @易水

|恋与漫威|我亲爱的Miss Bad

-他的视角 OOC现场




-内含Peter Loki




        -Loki骨科




300fo贺文




自己一时爽文 很烂 OOC极其严重











Ver. Peter Parker




#发丝与烟灰




    我第一次和她说话是在街角的商店里。




她披着头发,头发挑染了一小撮,银白色的发丝落在肩头,在我看来略带一丝突兀。她转过头来看见我笑了笑,我想我认识她。




她经常坐在惩罚教室里,看着美国队长的短片,手上漫不经心地画着画。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做了什么老师看不下去的事,每次我都可以看见她坐在那间教室里,或画画或趴在桌子上睡觉。




她长得很漂亮,嘴角偶尔露出一丝痞笑,不像一个乖乖的女孩子该有的样子。她比我矮着一个头,靠的近我能清晰地看见她眼上的睫毛。




她看着我扭开一瓶可乐,歪着头问道:“你一直都喜欢喝这个东西吗?”




“是呀,一直喜欢。”




“我也是。”她淡淡一笑,推开了商店门走了出去,我紧跟着她一起走了出去,盯着她的背影渐渐远去。




第二次在校外见到她,是在学校旁的街边。




我远远的就看见她,那一撮银白色的头发依旧这么显眼。她指间夹着一支烟,步伐轻快。我觉得很奇怪,我为什么这么关心这个女孩子,我皱了皱眉头,略带一丝不满地看着她指间的烟。烟只被她吸了一口,只是像装饰品被夹在指间,慢慢燃尽。烟灰落在地上,最后一点藏在烟灰里的光都灭了。




正当我思绪飘飞时,她转进了一条小巷。破旧的小巷子堆满垃圾,她站在巷口,看着不远处的几个小混混。“你该还我钱了。”她朝着小混混说出这句话,没有一丝底气。




“你们该还我钱了,抽烟喝酒的钱。”




“不还又会怎样?”小混混脸上的得意浮现出来,令人厌恶。像毫无目的四处乱窜的苍蝇一样,不知道为什么,我就只想到这一个比喻。




我看着她微微向后退了一步,攥紧拳头的手开始泛白。小混混终究还是小混混,还钱这档子事从来做不出来。




我看着他们抓住她的头发,嘴里吐出肮脏的字眼。




“放开她!”我忍不住站出来对那几个小混混大吼道。声音回响在小巷子里,得到的回复却是冷笑。




拳头不轻不重砸在他们的脸上,泛红的面庞上是惊恐的神色。




我最终还是逼迫他们还了钱。




她盯着我看了许久,我觉得有些不自在,或者说是害羞。




我慢慢走着,送她回去。我紧紧跟在后面,听着她时不时说的几句话。




她好几次带着兴奋的语气和我说她的偶像是蜘蛛侠,要是能和蜘蛛侠谈一场恋爱就最好了。我每次听见这话就会低下头,耳根发烫。




后来,我习惯于送她回家,有时是以Peter Parker的身份,有时是以Spider-Man的身份。我走在屋顶,头上是泛红的云彩。她抬起头看着余晖,咧开嘴笑了。




后来,我们在回家的路上彼此交换了秘密。我告诉她我其实每天都戴隐形眼镜,她告诉我她每次都是因为逃课被惩罚。




“Peter, 你知道吗,在我看来蜘蛛侠真的很厉害,我真的好喜欢他!”我看着她眼里闪出的光芒,带着兴奋与激动盯着商店的电视。




商店电视在播昨天徬晚的事,蜘蛛侠又一次的善举。




我又一次盯着她跑远,直到她听不见了,我才扬起嘴角轻轻说道:“你可以试试做蜘蛛侠的女朋友,我想他一直都很喜欢你。”













Ver. Loki Odinson




#担心与伪装




她是我的妹妹,是最听我话的妹妹。




她生性活泼,经常惹得父王和那个蠢货哥哥着急。




我还从未见过她的嘴角下弯过。她总是带着甜甜的笑容,一蹦一跳地到处乱逛。




我喜欢逗她,看着她蠢乎乎的样子,点点头听信我的话。她总是歪着头盯着我,眼里闪着一丝狡黠的光,嘴角的弧度很明显,微长的黑发散在肩头,落在背上。




她喜欢恶作剧,比我干的还过分的恶作剧,每次都可以得逞。




后来她长大了,开始变得叛逆。她开始一整天不回宫殿,开始偷集市上的东西,开始不听我的话了。




她每次被抓到都会眨巴眨巴眼睛,嘴边笑意更浓,用着撒娇的语气说抱歉,没有人会不原谅她,哪怕再过分的恶作剧也不会不原谅她。




尽管奥丁已经说过多次,她还是不知轻重,那我第一次见她嘴角下弯。




她偷偷跑去了中庭,奥丁见自己的女儿已经好几日不归家,急的不行。我亲眼看他没办法好好处理事务;我亲眼看见那个蠢货哥哥在宫殿的每个角落呼唤着她的名字,找不到就出了宫殿继续找。




我则深夜不寐,盯着天花板,在谁也不知道的时候想着她,担心她。




她被发现偷跑去中庭是她不在的第六天。




她被奥丁捉了回来,穿着中庭的衣服,那时嘴角仍然带着笑容。




她挨了奥丁的一顿骂。




她第一次下弯嘴角。泪湿了睫毛,却一滴未流下。




“我的坏妹妹。”她抬起头,对这个称呼露出不满意的样子。“中庭怎么样?”我带着一丝对中庭的嘲讽,看着她抹了抹眼角摇摇欲坠的泪滴。




“比阿斯加德有意思多了。”她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又重新上扬,微红的眼睛看上去像极了中庭的兔子。她转过身去,又轻轻拭了拭眼泪。




我站在她身后,靠着墙面,微微显出担心,想去抱住她,还没碰到,手就又收了回来。谁会知道她跑去中庭的这六天我着急得不行,彻夜难眠。




她转过头来,眼睛仍然带着红嘴角却已恢复往日的弧度。




我在她转过头的那一刻收起了担心,露出了一副欲嘲笑她的样子。“你下次记得别去那么久。”




我顿了顿,又慢慢启唇:“最好别去。”




她看着我,像是懂了,却又转头看见飘飞的蝴蝶,蝴蝶围着她飞了一圈,扑闪着翅膀,又向远处飞去。




她起身跑开了,也不知道她到底听没听见我最后的那句话。




“我会担心的。”






   THE END.






真的一时爽文 写的很差 草草结尾 OOC抱歉
想看评论 呼声高的我就再写一篇




会带Bucky玩 我就是偏爱吧唧/叉腰/




好像新版lof加粗会失败(?




想要小心心蓝手手和评论

早鸭 300fo没有点文 我懒 贺文会出正在写x

早鸭早鸭